大连开发区离登沙河多远(大连开发区到登沙河多远)-视角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大连开发区离登沙河多远(大连开发区到登沙河多远)

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18日 22:34:16 【最新】 377人已围观

摘要王国栋老师原创行走在登沙河的原野上,南望碧海蓝天,北看写翠涂黄,目光所及五色斑斓。忽然就想到,可以试用五行古法来解读登沙河的历史文化。木也许,你认为我说的是那些小平原上的老栎树,村庄里和河岸上的柳槐枣梨杏;抑或正阳街的两棵大杨树,南关村的老嘎达树,还有龙王庙前曾经有过的那两棵地标状的老银杏?也许,你以为我说的是那些老房子老建筑,在旗杆村排子村程家村,我曾经久久凝视的那些写满沧桑的老宅?是,但不仅仅如此。

王国栋老师原创

行走在登沙河的原野上,南望碧海蓝天,北看写翠涂黄,目光所及五色斑斓。忽然就想到,可以试用五行古法来解读登沙河的历史文化。

也许,你认为我说的是那些小平原上的老栎树,村庄里和河岸上的柳槐枣梨杏;抑或正阳街的两棵大杨树,南关村的老嘎达树,还有龙王庙前曾经有过的那两棵地标状的老银杏?

也许,你以为我说的是那些老房子老建筑,在旗杆村排子村程家村,我曾经久久凝视的那些写满沧桑的老宅?

是,但不仅仅如此。

实话实说,我对中国古老的阴阳五行哲学思想涉猎不深。我只是直观感觉,五行理论中,木主仁,其性直、其质和。有生长生发、条达的事物均属于木。

我认为,“木”的象征和代表,在这块土地上就是以土木和基建而兴起的登沙河企业家群。

是的,当年那些在河边顽皮的追风少年,早已经成长为现代企业家了,而且是一个相当规模的群体。登沙河走出的企业家之多,在金州乃至大连地区都是罕见的,是现象级的。

登沙河最早的一批企业家,如金广建设如阿尔滨如金宏基等,其带头人最初都是乡村里的优秀工匠,是以基本建设起家的。或者按他们村里人的说法,是先盖房子后盖楼的。

匠人,是登沙河企业家的一个重要的基因。

大河,则是激励登沙河企业家的一个影像。

1995年,阿尔滨承建的东北民族学院教学楼就获得了鲁班奖,建筑界最高的质量大奖。这也是当时全国唯一获此殊荣的乡镇企业,也是金州建筑工程唯一的最高大奖。

有登沙河水的滋润,他们是以一棵棵树的形态矗立在这块土地上。根愈深则枝叶愈盛。

大明金州卫的烽火台遗址还在。它们分别在北关村、海头村和段家村。岁月剥蚀,风霜雨雪,三座烽火台的主体都已经不见了,但残基依然可寻,残基之下,陶片瓦砾亦存。

600年前的大明望海埚战役时,姜家堡子的百户姜隆率民兵在登沙河口一把火,烧了倭寇的船而断其归路,入侵的1500余倭寇被一举全歼。

烽火已经远逝,大地一片祥和。但火的代表元素,一直是这块土地上的军旅。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时,日军第二军第三军都曾经在这里登陆,然后向金州旅顺进发。一路炮火硝烟,小平原也在痛苦的呻吟中。

1945年8月大连解放后,苏军远东第39集团军的一支装甲*驻守这里。1946年冬国民党军进攻,侵占了辽南的大片解放区,于是辽南解放区的一些机关干部、伤病员大批的撤到苏军占领区包括登沙河区域。

1955年之后,从朝鲜战场下来的中国人民*第三兵团来到大连地区包括登沙河开始接防。

登沙河是平原,有入海口有码头有机场,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过去,这里有空军某部的机场场站。这个机场在抗美援朝战役中是我军主要后方机场之一;到了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又是我军一线机场,为保卫国防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正阳街北头一*大院,军旗威武,红星闪耀,号称赤旅。这是在其它街道里看不到的景象。

土的形象是村庄聚落。

是这块土地上的蔡家白家丛家高家段家范家程家姜家……是这块土地上的人。他们世世代代耕作生活在这里,根脉已经深深地扎入了土地,和土地成为一体。

在登沙河的土地上采风,我常常会想起《诗经》里的一首“小雅”:

信彼南山,维禹甸之。

畇畇原隰,曾孙田之。

我疆我理,南东其亩。

上天同云。雨雪雰雰,益之以霡霂。

既优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谷。

中田有庐,疆埸有瓜。

是剥是菹,献之皇祖。

曾孙寿考,受天之祜。

或问,这是什么意思呢?

山川绵延不断,大禹所辟地盘。原野平展整齐,子孙在此垦田。划界开掘沟渠,田陇东南伸展。

雪花纷纷扬扬,细雨溟溟濛濛,水分丰沛足量,滋润灌溉四方,庄稼蓬勃生长。

田中搭有草屋,埂边瓜果菜蔬。腌渍献给老祖,后代福禄无疆,依赖上天赐福。

我感觉,这首诗和登沙河这块土地特别吻合。也许当年的小雅之作就是在这里采风的吧。

采访登沙河人环宇公司老总周全利的时候,他说,他已经耄耋之年的老妈还住在南关村,心情好身体也好。她不愿意进城里,高楼别墅锦衣玉食?不喜欢。

她离不开那块土地,土地对于一个家族尤其老人的重要性,也许我们轻视了。

登沙河的土地是棕壤红土母质,当地百姓根据农耕经验习惯地称之为“沙壤土”,这类土壤团粒结构松散,耐旱保墒,是播种花生的理想土质。

《金县志》载:花生 俗称“果子”,据说起源于南美。小粒花生于清代中叶从山东传入大连,大粒花生于1909年从日本传入。花生喜沙壤土,故东部地区种植较多。

上世纪的1964年夏天,金州博物馆工作人员根据登沙河村民的线索,曾在姜家堡子村出土了金代正隆年间的一批铜钱,清理完一称,总量约有10公斤之多。

金代,那可是距今八百年前啊。

这片土地那时属于金国辽东路化成县,公元1117年金国初建时,辽南曾有10万军民武装反金而遭到镇压,史*载:血流成河尸满山谷。

公元1216年时,铁木真从草原崛起,金国北方尤其东北的政权都风雨飘摇,蒙古铁骑曾几次席卷辽东辽南,这时金宣宗为了表示抗元的决心,把化成县升格为“金州”,意为“金之州”。

大约就是在蒙古大军木华黎元帅的铁骑攻陷金州的至暗时刻,登沙河一家有钱人准备逃跑而避战乱,万般无奈中他把带不走的财富埋在地下而谓之窖藏。

据考这些铜钱即正隆元宝是1157年铸造。所以可断定就是在这次战乱中发生的事情。可惜,主人一去不复返,铜钱地下恨悠悠。

800年后被人们偶然发现才重见天日,这时,古铜币已经锈迹斑斑了。

这种铜钱圆形方孔,正面是“正隆元宝”四个字,背面无字。一般直径大小为26mm,厚度为1.63mm,如果品相好,现在市场价一枚55元人民币。

说到金,登沙河的段家村还有过“金厂屯”,史料记载这里明清时期有淘沙金的矿工,故名金厂屯。

1917年,一位名叫池内秋峰的日本人曾经就为登沙河区域的长岭寺会写过一首汉诗:

长岭寺边稀世尘,绿荫浓处压芳春。

请看金厂湾头月,并得白沙兰水滨。

他在诗中特意提到了“金厂”。

金的元素现在应该是新兴的钢铁产业版块——东北特钢大连基地。

东北特钢大连基地在登沙河临港工业区,历时四年于2011年建成投产。它的前身是大连钢厂,而当年大连钢厂家属区名字就叫金家街。

大连钢厂是1905年由日本资本家进和商会和1918年中日资本家合资的大华电气冶金株式会社合并而成。1945年大连解放后,大连的兵工厂曾为淮海战役提供了20万发大炮弹,这是淮海战役致胜的关键。而这些炮弹的钢壳,就是大连钢厂生产的,所以淮海战役的胜利,曾有大连钢厂的一份功劳。

登沙河人范勇昌,70年代时曾经在大钢担任过两年的副厂长,如今大钢基地又来到登沙河。

大钢当然不仅仅是这些,这是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老厂。他的跌宕起伏、波澜壮阔,都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金:主义,其性刚,其质烈。具有清洁,肃杀,收敛性质的事物 均属于金。

登沙河。登者,澄也;沙者,流也;河者,水也,财也。

就登沙河老镇的名字来看,就是水之性也。

就其河流而言,登沙河两源九曲,流经三乡;一床澄沙,泽润八方;何况这里有如“川”字状的三条河。

这其中,登沙河是母亲河;旗杆河柳家河是姨家的河,可以称之为“旗杆姨和柳姨”。

大河流出之初的冰清玉洁,流淌之中的俯拾纳流,舒展浩荡。千百年来冲刷下来的泥土沙砾,浸漫在今天的正阳街和海头村,淤积成现在的白家村、段家村和范家村的土地稻田。

清康乾之时,登沙河人的祖先走到这里,看到了这三条清澈的河流之后,才停下了长途跋涉的脚步。于是,河岸边有了聚落和炊烟。

在三条河的滋养下,登沙河人对水有着一份天然的情感和眷恋。之所以特别喜欢这块土地,是因为三条河从村庄里穿过。是因为家家都是岸上住,河水的浇灌与淹没,创造与毁灭;还有恩与威,刚与柔,对人的影响深刻到了骨髓。其行为做派,无拘无束,自由散漫的性格特点都与河水有很大的关系。

一个人的生命长度对于一条大河来说,实在不足以言及沧桑。可一条古老不绝的河流经一个个平凡生命的努力耕耘,才有了今天的模样……

关于水,还有很多话题。

譬如走在这里的乡间村屯,不经意间一抬头,几乎就会看见一座水塔。登沙河的水塔是最多的,这在其他街道是不多见的。

如今孤独矗立的水塔见证了一段历史。这里有当年驻军的也有村子里的。

关于水,还应该说说北关村的小井温泉,马蹄子的小二水库,白家水库和高家村的水田……还有盐大澳。

中国古代哲学包括阴阳五行,都是古人在生活中总结整理出来的,朴素简单而又有智慧的学问。不是用来骗人,也不是用来唬人的。凡是复杂化的,都是别有用心的。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一方水土一方人。人常在,水长流,此情不休,千古悠悠登沙河。

摄影: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