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导师咨询(情感导师咨询)-视角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最新

情感导师咨询(情感导师咨询)

投稿 投稿 2022年11月23日 20:34:50 【最新】 504人已围观

摘要一场突如其来的跨省抓捕行动,让60个人的命运瞬间改变。其中,有原来上市公司的CEO,有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还有刚刚入职8天的“小白”……被抓之前,他们均属于武汉暖心教育咨询服务公司的员工。这是一家提供情感咨询、情感挽回、矛盾危机化解等服务的公司,由于在百度推广中谎称与知名主持人和情感栏目有合作,被河南省潢川县*局指控涉嫌电信诈骗,公司所有在职和离职员工共60人被全部带走,后被潢川县法院一审认定为属于电信诈骗犯罪集团,公司股东和员工集体获刑,分别获刑14年至缓刑不等。

一场突如其来的跨省抓捕行动,让60个人的命运瞬间改变。其中,有原来上市公司的CEO,有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还有刚刚入职8天的“小白”……

被抓之前,他们均属于武汉暖心教育咨询服务公司的员工。这是一家提供情感咨询、情感挽回、矛盾危机化解等服务的公司,由于在百度推广中谎称与知名主持人和情感栏目有合作,被河南省潢川县*局指控涉嫌电信诈骗,公司所有在职和离职员工共60人被全部带走,后被潢川县法院一审认定为属于电信诈骗犯罪集团,公司股东和员工集体获刑,分别获刑14年至缓刑不等。

这起特大诈骗案背后,引发一定的争议。新黄河记者了解到,2019年7月,在河南警方跨省抓捕前数日,武汉当地*机关曾调查过武汉暖心公司,认为不构成犯罪,责令该公司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一审获刑后,不少员工选择上诉,认为自己受到了“牵连”。2022年9月,本案二审开庭,截至目前尚未宣判。此案在法学界也引发讨论。有律师认为,此案的确足以构成诈骗罪,也有律师表示,虚假宣传主要涉及民事欺诈,极少运用刑事手段惩治。本案即使构成犯罪,量刑也过重,将60人投入监狱,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和刑法的谦抑原则。

被抓:有员工刚入职8天,获刑11个月

王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跳槽到新公司,就遭遇了一场无妄之灾。

2019年7月18日,王芳通过一家正规招聘网站的招聘信息,应聘成为了武汉暖心公司的心理咨询师。在此之前,王芳在武汉当地司法局从事专职心理咨询工作。“我有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这家公司给的待遇不错,我就过来了。”王芳告诉新黄河记者,当下社会上出现不少情感咨询服务公司,对正规心理咨询师需求比较大,很多同行也都纷纷跳槽加入。按照公司的安排,王芳负责客户的心理咨询和辅导工作,主要涉及亲子方面的问题。在正式入职的第8天,意外发生了。

7月26日上午,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局70余名警察来到武汉暖心公司,将包括王芳在内的公司47名员工全部逮捕,以诈骗罪进行刑事拘留,全部人员被一辆大巴车跨省转运至信阳,男员工关押在潢川县看守所,女员工关押在信阳市看守所内。之后,警方又抓捕了13名已经离职员工。“我在公司主要从事心理咨询工作,8天时间给三四个家庭进行过心理疏导,怎么就沦为诈骗犯了?”王芳感到十分不解。2020年6月25日,王芳在被关押11个月后,由潢川县人民检察院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2020年12月28日,潢川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王芳因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另一位心理咨询师朱真,遭遇与王芳几乎一样。朱真硕士研究生毕业,拥有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和高级教师资格证,此前在一所高校教授心理咨询课程。由于腰伤原因,朱真辞去大学教职,2019年7月10日通过招聘加入武汉暖心公司,继续从事心理咨询师工作。“我来应聘的那天上午,武汉市*局江岸区分局民警正好来公司调查情况。后来我加了一个民警微信,询问这家公司到底有没有问题,得到‘没有问题’的答复,我就放心来上班了。”朱真表示,她比王芳早入职了几天,俩人在一个部门,都是三线心理咨询师,除了为客户提供心理辅导外,并不参与公司其他事务。最终,朱真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缘由:在百度做虚假广告,被河南警方盯上

武汉暖心公司究竟什么来头?为何会遭河南警方跨省抓捕?公开资料显示,武汉暖心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董某某、张某、徐某三人是主要股东。当时,董某某和徐某还是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的CEO和股东。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主要提供情感咨询、情感挽回、婚姻挽回、巩固情感、长期关系维护以及两性关系处理、矛盾危机化解等服务。与市面上大多数情感咨询服务公司一样,武汉暖心公司也设有一线客服、二线情感分析师、三线心理咨询师等不同岗位,一线客服负责与潜在客户联系,收取客户50—100元的“预约费”,然后将顾客推送给二线情感分析师。情感分析师与顾客进一步沟通后,收取客户数千元不等的“服务费”,然后推送给三线心理咨询师,由后者提供专业的心理辅导服务。

据调查,武汉暖心公司遭警方跨省抓捕,起因与虚假广告有关。公司在成立之后,在百度网站上做情感类推广,在广告推广过程中,在未获得授权和注册商标情况下,多次谎称与国内知名情感类节目主持人涂某及知名电视节目“爱情保卫战”“金牌调解”等栏目等有合作,使用涂某及以上栏目等搜索关键词进行广告推广,诱导网民点击广告进入公司网站页面,以拨打网页提示400电话或网页留言提交等方式。公诉机关潢川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该公司从2018年开始制作知名主持人相关的虚假宣传网页,谎称与知名电视调解栏目或主持人有合作,以骗取被害人信任,从事诈骗活动。“是虚假宣传惹起来的,说是能上电视节目,跟知名专家见面。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别人财务,你说是不是诈骗?”曾经负责此案的潢川县*局刘警官告诉记者。

对于以上行为,公司负责人董某某辩称,公司在销售过程中确实虚构了与涂某、金牌调解等知名媒介有合作的事实,违背了诚信原则,但只是为了提高销售业绩,且提供了服务,不构成诈骗罪。负责技术的张某则辩称,公司在百度推广上做广告时在创意里面写涂老师、情感专家涂老师、涂老师在线咨询等,这些都是情感行业词,也是百度后台推荐的。此案多位辩护律师也表示,暖心公司虽有虚假宣传行为,但属于民事欺诈,也给客户提供了对等有偿的情感服务,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即使构成犯罪,也应当是虚假广告罪,与诈骗罪有本质的区别。

判决:本案系共同犯罪,一审60人获刑

李明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武汉暖心公司当客服。2018年底,武汉暖心公司到武汉一所大学校园进行招聘,当时尚未毕业的李明和另外三名同学应聘成功,四人一同到暖心公司进行实习,之后顺利转正,跟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一开始我从从事的是一线客服,后来把我调成二线分析师,前后一共工作了十个月左右,完成十几起订单,客户们也都很满意,其间并没有接到过任何投诉。”李明告诉新黄河记者,在他看来,公司大致上没什么问题,可能就是广告投放上有问题。即使公司管理层存在问题,也不应该牵连到基层员工头上。

不过,多位员工对*机关的口供显示,对于公司冒充主持人涂某及知名栏目的行为,员工均表示知情,并在公司培训下通过相关话术,对客户谎称与涂某的关系来达到签约目的。李明对*机关的供述显示:“我一进公司就意识到公司是有问题的情感诈骗公司。我们跟客户介绍说我们公司是知名栏目的合作伙伴,这些都是公司培训时教我们这么说的。”对此供述,李明被释放后予以否认。“我的口供录取过程及部分内容失实,很多话都不是我说的,认罪认罚协议也是被迫签的。”最终,李明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7000元。

在潢川县*局的一则宣传报道中介绍了该案情:“在本案中,800多名受害人抱着解决纠纷的目的被诈骗集团设置三线诈骗人员轮番忽悠,少则被骗50元,多则被骗10余万元,有的甚至在嫌疑人的诱导下借贷咨询,让本就遭遇家庭情感难题的受害人雪上加霜,严重破坏了社会的诚信体系。”

2020年11月25日、12月11日,本案一审分两批在潢川县法院开庭,并于2020年12月28日宣判。《刑事判决书》认定:2018年9月,董登岳、张磊、徐赛等人出资合伙开设武汉暖心公司从事诈骗活动。该公司分工明确,从事一线、二线、三线、后台、设计及人事的各岗位人员根据各自任务分工从事诈骗工作。公司成立后,便制作知名主持人相关的虚假宣传网页,指导公司人员根据被害人需求谎称公司与知名电视调解栏目或主持人有合作,以骗取被害人信任,从事诈骗活动。自2019年1月1日,该公司先后以该方式,扣除已退款项后,骗取被害人共计480万余元。潢川县法院认定,本案系共同犯罪,该组织符合犯罪集团的特征。除两名员工个人有其他罪名外,全部60名员工被认定犯诈骗罪,主犯量刑均在10年以上,从犯量刑从缓刑到有期徒刑5年不等。

针对被告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一审法院认为,武汉暖心公司虚构与涂某及其他知名电视栏目有合作的事实,误导被害人与该公司建立联系后,骗取被害人财物,一线、二线、三线人员主观上应当明知公司行为的诈骗性质,客观上实施了冒充“栏目组”成员的行为,并以工资、提成的方式获取违法所得。综上,各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虚假广告罪、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部分被告人具有相应资格技能证书亦不能否定其实施了诈骗行为。

上诉:多数员工上诉,案件背后有疑点

一审判决下达后,公司多数人不服判决,向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2年9月16日,本案二审开庭,截至目前尚未宣判。“从2019年7月26日被抓捕,到2022年9月16日二审开庭,本案已经历时近3年2个月。在本案二审中,多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集中认为,一审判决在证据采纳、事实认定、法律适用方面均存在错误,建议二审改判无罪或者发回重审。

多位二审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显示:第一,一审判决在实体认定上是错误的,本案至多是一个虚假宣传类的民事欺诈行为。暖心公司也确实为客户提供了相关服务,客户并未造成财产损失;第二,一审在量刑问题上也有错误,即便像一审法庭认为构成犯罪,那么量刑也过重,部分员工有相关从业技能证书和相关经验,有的员工刚刚上班没几天,一分钱工资都没有领,也被认为是犯罪;第三,暖心公司的所有股东、员工身份信息和公司地址、电话、微信等联系方式全部真实,并不存在掩饰和隐瞒。公司与所有客户都签订了真实的合同,对外提供的服务内容均全程进行了录音,并建立了售后服务和投诉处理机制;第四,2019年7月,武汉*部门已经调查过该公司一次,认为不构成犯罪,而是作为民事纠纷处理,建议暖心公司进行整改,公司也确实按照要求进行了整改,在那以后运营得很规范,再没有什么违规之处。

“当时我们县有受害人报案,我们向全国*发的协查,征集该公司违法犯罪线索,后来有几百个受害人报了案。我们把人都给抓了,但是入职时间短的员工没有认定为诈骗,直接给他们办理取保候审了。”11月5日,负责侦办此案的刘警官告诉记者,之前武汉警方认为不构成犯罪一事,他们并不清楚,也没有跟武汉警方沟通过。刑事审判不是*局一家说了算,需要公检法三家才能最终定罪。记者联系潢川检方与潢川法院,均称该案件目前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具体审理情况尚不便透露。

争议:虚假广告引发纠纷,是否构成诈骗罪?

这起涉及60人的特大电信诈骗案,经曝光后引起不小的争议,并引起了众多法律人士的关注。一些律师及法学专家认为,这起案件不应构成诈骗罪。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可以按虚假广告罪论处。至于情感服务公司与客户之间因履行服务合同发生的纠纷,一般都是民事诉讼,不宜用刑事手段惩治。不过,也有不少律师明确表示,本案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一审判决认定罪名符合法律规定。

“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要素是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诈手段,让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进而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物,被害人遭受损失。”江苏法德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蓝天彬律师解释说,具体到本案中,暖心公司谎称与知名电视调解栏目或主持人有合作,以便于获客,这是虚假宣传,很可能属于民事欺诈范围。与此同时,如果公司多数咨询服务导师取得了相关证书,或者是具有相关从业经历的专业人员,如果公司提供的服务和客户支付的费用总体匹配,是对价的服务,是行业内的正常收费和服务水平,那么不能简单地认定为公司人员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不能简单地认定达到刑事诈骗的程度。本案是否构成诈骗罪,争议较大。

“情感咨询服务引发的纠纷,在实践中大多属于民事纠纷,一般不构成刑事犯罪。”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梁晓律师认为,目前情感咨询服务公司在全国有很多,有大大小小几百家同类型的公司。其中,不少公司都存在或多或少“打擦边球”和夸大宣传、虚假宣传,过度承诺的现象,比较容易引发服务合同纠纷。在实践中,这些大多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一般不构成刑事犯罪。新黄河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目前涉及情感咨询公司的起诉案件,基本走的都是民事诉讼,像暖心公司这种被列为特大诈骗案的情况极为罕见。

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则认为,本案可能符合网络诈骗的范畴。首先,暖心公司在百度推广宣传时谎称与知名电视调解栏目或主持人有合作,导致当事人产生错误认识,所以前来咨询并交费用,符合网络诈骗的特征。网络诈骗与欺诈或虚假宣传最大的区别,就是网络诈骗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让受害人产生误解,误认之后处分自己的合法财产。欺诈或虚假宣传则属于民事范畴,前者是在商品售卖或者服务的过程中做出虚假承诺,对商品或者服务夸大、缩小歪曲事实的讲解,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行为,后者则是指在宣传的过程中,夸大、缩小、歪曲产品功能,在广告过程中对商品或者服务做出的与实际内容不符的虚假信息,导致客户误解的行为,均与网络诈骗有本质的区别。纵观本案,公司各部门分工明确、相互协同、各负其责,形成一个完整的诈骗证据闭合链,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一审判决认定罪名符合法律规定。

这起特大诈骗案背后,60个家庭的命运也因此改变。有的家属仍在四处奔走喊冤,有的家庭已经濒临破裂。武汉暖心公司的60人中,不少人依旧身陷囹圄,也有人已经取保候审,等待二审的最终判决结果。(王芳、朱真、李明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上观题图 图片编辑:徐佳敏

来源:作者:新黄河